每月万名TR离开,10万岗位缺口谁来填?企业愿为TR支付隔离费用!

查看:264

3-7-2020 17:00

这场疫情,使澳洲关闭国门至今,不仅把持有临时签证的TR挡在了海外,也导致澳洲部分关键行业劳动力短缺,各行各业怨声载道。。。


据Cultural Au Pair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 (简称CAPAA)执行总监表示,澳洲每年会接收4000-7000名互惠生,但因疫情影响,目前已出现严重短缺。


所谓的互惠生,就是澳洲一些工薪家庭可以向该组织申请,以寄宿家庭的形式换取一个持打工度假签证的“住家保姆”。这些保姆通常能够以照看雇主家的孩子、家政等换取免费的食宿,甚至还能赚取到一份不错的工资补贴。



然而,由于澳洲的travel ban,截止到今年5月底,全澳打工度假签证持有者已下降至92000人,比疫情前减少约35%。因此,CAPAA多次呼吁,为Au pair的背包客豁免旅行禁令,能让他们回到澳洲继续为澳洲家庭提供家庭服务。



据Au pairs透露,这些从海外来澳做家庭保姆的年轻人大多来自欧洲,以文化交流及劳动力交换形式来到澳洲家庭,通常为期1年。听起来这么互利互惠的模式,却被新冠疫情给打乱。每年7月本该是背包客在本国结束学业、申请来澳度过gap year的黄金时段,但今年却截然不同,本已准备好打工度假签的背包客进不来,已结束一年gap year的背包客要离开。。



“青黄不接”的时刻,迫使原本应应节互惠生的家庭,只能寻求其他昂贵的托儿服务。



除了背包客以外,养老残疾护理机构近日接受SBS访问时谈道,护理岗位严重短缺,希望联邦政府的技术移民项目能够尽快帮他们从海外请到合适的护理人员。


有人或许会质问,为何一定要从海外雇佣护理人员,本地就没有合适的吗?是的,本地确实多的是有资质的护理人员,但对于多元文化社区来说,那边的老年人或残障人士需要更多的是能说母语的护理人员,这让他们更容易交流,以及具备文化亲近性。



所以,有专业技能还是不够,还需要能够提供像“老家”一般的亲切感。尤其对于移民家庭的老人,远在他乡,却仍然希望能够有讲母语的护理人员。


对于老年护理国内技术短缺问题,相关政府职能部门发言人表示,技术移民将为填补该岗位短缺起到重要作用,未来五年希望能够增加10万名劳动力。



甚至,一部分澳洲企业已准备好,为海外返澳的员工支付酒店隔离费用。这对高度依赖海外员工的企业来说,至关重要。


比如一家澳洲科技公司IRESS,由于该公司高度依赖TR劳动力来填补国内技能短缺,CEO在接受SBS访问时提到,他们无法在国内找到合适的员工来替代这些人,因此他们愿意为这些员工支付隔离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