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万人入澳籍中国移民仅占3.7%,印度將赶超中国成最大移民团体

查看:109

14-1-2020 16:21

印度连续6年是最多人入籍澳洲的国家,上年度达28,470人,较前一年大增120%,这一涨幅远超目前为澳洲第一以及第二大移民团体的英国和中国。



犹记得去年9月,澳洲统计局(ABS)的人口统计报告显示:澳洲的面貌正在发生转变,中国出生的移民即将反超英国出生的移民,成为澳洲最大的移民群体!


考虑到澳洲移民文化史以及移民策略,这个国家一直倾向于向来自英国的移民敞开怀抱。


然而根据统计,从2013年至2018年,老牌澳洲移民霸主——英国出生的人口从澳洲流失了,从100多万人的峰值下降到了99.2万。与此同时, 澳洲的中国移民人口增长了50%,达到了65万人!


从另外一个侧面看澳洲人口组成,人口普查数据显示,英国仍然是澳洲最大语言,但普通话(2.5%)已排在第二位,阿拉伯语(1.4%)第三,粤语(1.2%)和越南语(1.2%)名列第四,意大利语 (1.2%)降至第五位。


统计局预计,如果顺着这条轨迹继续下去,到2023年,中国移民的人数必然反超英国移民,成为澳洲最大的移民群体。



然而,这一势头或许被后来居上的印度兄弟打破。


内政部的最新数据显示,2018-19财年共有创纪录的211,723名移民成为了澳洲公民,有28,470位出生于印度的移民加入澳籍,入籍的英国移民有13,364人,而入籍的中国移民只有7974人,仅占总量的3.7%。


来自印度移民的入籍申请激增,与该国通过技术移民而获得澳洲永居权的人数强劲增长相对应。


印裔澳洲人VivekMakhija是悉尼西北区kikibrook的50万名印度出生居民之一。


在和妻子阿努潘(Anupam)结婚、生了两个孩子并用了17年的时间在联邦银行(CBA)升职晋级后,他说现在自己终于是时候成为“真正的澳洲人”了。


他坦言:“我现在开始申请入籍了,因为我觉得和印度没有什么关系了……”


“我孩子在这里的未来光明得多,(澳洲的)教育是好的,生活方式是好的,我不觉得自己像个外人。”他认为,澳洲人重视同伴之谊,“在澳洲,人们互相照顾。林火就是一个很好地例子。”


与这个案例里的VivekMakhija相对的是,很多中国移民选择了“移民不移居,长居不入籍”,很大原因是因为断不了和中国的联系。


有媒体采访那些不想入澳籍的华人朋友们,得到的理由主要是:更认可自己是中国人而不是澳洲人;入籍后回国太麻烦;入籍又复杂又严格又难等就算了。


之前也有新闻报道,不少华人抱怨,入籍申请一等就是两年,也没有结果。


此外,2017至今,中国公民入籍澳洲获批比例也远低于其他主要公民来源国家。


就中国大陆公民提交澳洲入籍而言,内政部显示,2017年7月1日至2018年6月30日提交入籍申请为14707人。2018年7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提交入籍申请大幅下降为7999人。


2017年7月1日至2018年6月30日获批1720人,而此后的2018年7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获批人数激增为7974人。


澳媒认为,澳中政治关系触礁成为了中国人申请入籍澳洲的障碍。


悉尼大学(USYD)助理教授Anna Boucher表示,很多人来澳10年后才入籍,“目前一般移民在取得永久居留权之前,要经过两个签证的步骤,然后你要等最少3至4年才申请入籍。印度留学生从约10年前开始来到(澳洲),所以看到愈来愈多印度出生的人成为公民是合理的。”


她指出,是“人际网络效应”吸引了印度移民。“当来自同样地区和城市的人在这里安顿,这也造成磁力效应。联邦(印度澳洲同属英联邦国家)和语言的链接,是另一个印度永久居民可能选择成为(澳洲)公民的原因。”



另外一个典型的例子发生在在西悉尼巴拉玛打(Parramatta)的Cheetahs体育俱乐部,在这里,每天都有“人际网络效应”出现。


37岁的BalajiGovindarajan在2013年以技术移民身分移居悉尼,3个月前成为澳洲公民。他表示,Cheetahs体育俱乐部成为他了解澳洲文化的通道。


“巴拉玛就是一个小印度。我加入Cheetahs是因为在那里可以认识更多印度人,我(在该处)不觉得像外人。我能够学习更多澳洲文化,那个地方真的扩阔了我的视野。”


数据显示,在2006至2016年期间,澳洲出生于印度的人口平均每年增长10.7%。通过年度永久移民项目获得签证的人里面,印度出生的移民高居榜首,而且2018-19财年入籍的出生于印度者,比2017-18财年增加了60%。


在2019年,印度也是澳洲最大的移民来源国,年度永久移民项目的配额有33,611个都给了印度公民。


这也标志着印度连续7年超过英国和中国,成为澳洲年度最大的移民来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