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你有钱也比你努力!中国富二代在澳同样“打拼”,他们绝不想做“土豪”!

查看:243

31-1-2019 10:10

《澳洲金融评论报》采访了几名在澳洲的中国富二代,他们是如何在澳洲创业并开展自己的生意的。

7岁时, luc Mai坐在父亲位于深圳的办公室外面,吸着二手烟,和那些等待父亲的人聊天。那是1991年,第一批“红色资本家”开始涌现,在深圳,没有人比他的父亲麦伯良更突出。

在此的10年前,麦伯良被授予CIMC(中集集团)经营管理权,CIMC是一家濒临破产的国有企业,他将这家公司逐步转型为世界上最大的集装箱、海上石油钻井平台和单元式住宅建筑企业之一。

麦伯良很少出去旅行, luc会陪他去办公室,11岁时, luc就会和等待室的人谈生意。

现年35岁的luc坐在一辆黑色奔驰汽车的后座,快速穿过墨尔本城区,他告诉《澳洲金融评论报》,“我爸爸从小就训练我。我们的每一次谈话都是关于全球经济或政治……他对我个人知之甚少”。

这一切都是为了让luc最终离开中国,在海外建立事业和家庭。美国被认为太危险,英国又太冷,所以墨尔本被选中,成为家庭多元化战略的地点。事实上,在中国,富人普遍对于自己的资产有一种不安情绪,认为钱到了外国才真正属于他们。

中国富二代

澳洲需要理解这种不安情绪的重要性,需要重新调整关于中国人投资澳洲的叙述。这在很大程度上被集中在超级豪宅、奢侈手袋和高层城市公寓的建设上。

不太引人注目的是新一代移民,他们出生在中国,在澳洲接受教育,现在开始在澳洲留下自己的哈哈网。他们凭借耐心、来自家庭的长期资助,以及适应日益全球化的经济文化流动性。事实证明,他们善于发现其他人没有发现的机会。

这些人就是富二代,或者中国新富阶层的孩子。传统上,他们希望回避任何形式的宣传,但现在,当他们承担越来越庞大和引人注目的项目时,他们才最终走到前台。

其中就包括luc,他现在是风险投资家和房地产开发商,其ICD Property在澳洲和新西兰拥有价值23亿澳元的酒店、度假村和住房项目。这些包括悉尼市中心Tattersalls Club的全面整修、墨尔本的一栋高层建筑、Geelong的一处土地开发项目,以及Kangaroo Island上的一个高尔夫度假村。

Louis Li也是一名富二代,他是维州Mornington Peninsula炙手可热的Jackalope Hotel的所有者和创造者。30岁的Louis现在正专注于将悉尼Black Star Pastry的草莓西瓜蛋糕推广到世界各地,他还在墨尔本Flinders Lane建造一个酒店兼艺术空间。

像犹太移民一样

Jin Lin也是一名中国富二代,他的Aqualand Group正在悉尼的Barangaroo建造高楼,这处价值高达50亿澳元的开发项目,将在4年内将拥有10亿澳元家庭投资基金。

《澳洲金融评论报》报道的这3个人,都不到40岁,富有创业精神,他们的动力和继续做生意的愿望,可以与二战后抵达澳洲的犹太移民相比较,其中一些犹太移民成为了澳洲最著名的企业家。

luc认为这个比较很贴切,他表示,自己在澳洲做生意的模式就是犹太家庭模式,其中一些人已经成为他的导师,包括Ian Davis,他是Minter Ellison律师事务所的前主席,也是luc顾问委员会成员。

luc说:“他们取得了成功,聪明又团结,他们有很强的家庭价值观,回馈社会,并很好地融入社会。"

家族就是生意

当到达ICD在Geelong的开发项目时,身着阿玛尼西装、戴着1.9万澳元手表的luc,谈到了家庭以及他在满足父母期望的过程中偶尔遇到的失败。

他说:“家族就是生意,”因此,他一年要回深圳4次,向父亲报告澳洲公司的进展情况。出人意料,他将父亲描述为“随和”和“轻松”。然而,luc也说:“他不知道我喜欢什么食物,也不知道我看什么运动,但是他教会了我很多。”

CIMC的成功点和失败点

当时23岁、没有房地产经验的luc进军澳洲住宅公寓建设时,也有很多失败。在父亲的坚持下,年轻的luc试图将CIMC的单元式住宅带到墨尔本市中心,但是按照地方议会要求,每一个微小的改变都大大超出之前的预期,这个项目失败了。

他说:“我父亲认为我们没有付出足够的努力,3年后,我终于说服了他,这是行不通的。”

这一失败让家庭损失了270万澳元,这个数字已经深深地印在了luc的记忆中,但是这个损失让他对房地产游戏有了足够的了解,可以按照更传统的方式重新布局生意。


他雇用了一个年轻的团队,在50套公寓和60套公寓的两个小规模项目开发成功后,2014年,luc在墨尔本CBD推出了63层EQ大厦。时机再好不过了,因为中国买家和宽松的贷款标准推高了房价,仅在8周内就售出了80%的房产。

一位墨尔本金融家曾与luc合作过,他表示,虽然中国有大量富裕的家庭手握资金,但这并不像电影《摘金奇缘》演的那样。与许多中国投资者不同,ICD正在澳洲寻求商业回报。

剑走偏锋的尝试

在2013年买下墨尔本Willow Creek葡萄园后, Louis Li的父母其实期待Louis在澳的第一个房地产项目,是类似于三星级乡村舒适酒店那样的项目。

相反,Louis却创造了一家突破传统的酒店,Louis说:“我没有告诉父母我在做什么,他们第一次看到这家酒店是在开幕之夜。"

在耗资4000万澳元的酒店开业近两年后,Louis正准备开始建设第二家酒店,这次是在墨尔本的Flinders Lane。这一次,也不是一家传统的酒店。

与luc不同,Louis在澳洲的生意完全是自己创建的,没有遵循家族的期望。他于2007年来到墨尔本,在Swinburne University学习电影,然后在RMIT完成MBA课程。

他说:“我的家庭没有参与我的生意,他们想投资海外,所以我是实施的人。”到目前为止,这个家庭在澳洲投资了至少1.1亿澳元,而且没有迹象表明,他们会停下投资的脚步。

Louis还预测了当代中国风格的出现,他说:“新一代人不想被看作挥霍金钱的人,他们想成为创意的顶尖人物。”他引用了“土豪”这个词,近年来,“土豪”一词在中文中广泛出现,形容那些有钱却没有风格的人,土豪是终极的贬义词,Louis坚决不想成为一名“土豪”。(本文原载今日悉尼,如对版权有疑问可发邮件至adminsyd@zhinanzhen.org)